栏目导航
 新闻中心 
 通知公告 
 社会服务 
社会服务
当前位置: 首页>>社会服务>>正文
山西民歌的打捞者任俊文
2018-10-19 10:25   审核人:

                                原创: 映像杂志社 映像PICS 10月12日

   读

 

作者:任冬梅   马立珩

他是一位普通的大学教师,多年从事笛、箫、埙、葫芦丝、巴乌等民族吹管乐器的教学与研究;他又是一位在民歌世界跋涉的行者,15年来,坚持自己出资搜集、传承、传播山西民歌。他说,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把根留住,就是为了打捞民族基因的文化记忆。

 

解说经典

“‘人说山西好风光’是一句赞语,也是一首动听的歌。这首歌自从问世就被广为传唱,家喻户晓,作为山西的一张音乐名片,历久弥新,堪称经典。但很多名家大腕在演唱时,都唱错了几个地方……”

在演讲台上,太原师范学院音乐系副教授任俊文话音刚落,电子屏幕上“《人说山西好风光》你唱对了吗?”几个大字,就激发了观众的好奇心。

观众们不由自主地哼唱起了“人说山西好风光,地肥水美五谷香。左手一指太行山,右手一指是吕梁……”“怎么就唱错了呢?”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想探寻答案。

随后,任俊文本着尊重原著、敬畏经典的态度,开启了解读《人说山西好风光》之旅。该歌曲是电影《我们村里的年轻人》(续集)的插曲,它是一首不同于传统民歌的创作民歌,它是有明确的词、曲作者的,曲调和歌词都不能随意改动。

“你看那汾河的水呀,下一句怎么唱?”大家跟着任俊文的节奏,即兴唱起了下半句“哗啦啦地流过我的小村庄……”

“这里面就出现了两处错误”,任俊文继续说,“一是原歌词中写这个汾河水流哗啦啦,多么形象多么活态,‘哗啦啦’象声词,加一个‘地’字,意境就变了。还有一处错误是,把‘小村旁’唱成了‘小村庄’。想象一下,如果唱成这样,每年汛期,汾河水从我的村庄里面穿村而过,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景象!所以说,正确的歌词是‘哗啦啦啦流过我的小村旁’,不是‘哗啦啦地流过我的小村庄’。”

……

台上人讲得声情并茂,台下人听得如痴如醉。一场演讲,激发了更多人对山西民歌的热爱和对山西风光的遐想,唤起了更多山西人对于家乡故土的深情与依恋。

 

太原师范学院音乐节《山西民歌赏析》音乐会山西民歌赏析课现场

 

民歌情怀

 

任俊文,1970年代初出生于吕梁孝义市的一个小山村。读中学时,因为数学成绩不理想,而选择了报考艺术类,1994年考入山西大学师范学院艺术系,主修笛子。

读大学的前两年还要兼修钢琴,后两年是声乐。大三期中考试时,任俊文唱了一首民歌,让老师赞不绝口:“这么好的苗子,主修笛子可惜了。”

听似一句玩笑话,却在任俊文心中激起了波澜。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曲曲悠远的民歌中记录着一个个地域的人文地理、特色景观,包含着一代代乡民的爱恨情仇,彰显着一个个时代的力量和追求,传唱着中华民族的历史与文明,不能让山西民歌成为遗忘的宝藏。”

山西素有“民歌海洋”的美誉。作为中华文明的发祥地,山西也是我国音乐发展较早的地区。山西民歌是一种非常古老的传统民间艺术,向来以数量多、种类全、别具特色著称。从尧天舜日时传录的《击壤歌》《南风歌》,到《诗经》中的《魏风》《唐风》,再到广为传唱的《走西口》《桃花红杏花白》《想亲亲》等,源远流长。

然而,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文化日渐丰富多元,民歌生存的土壤受到严重冲击,再加上老一代民歌手相继逝去、歌唱者锐减以及听众大面积流失,使得山西民歌的传唱、传承都成为众多艺术家关心、关注的问题。山西省音乐家协会主席吕欣荣曾说:“千百年来,一代代三晋儿女在劳动中呐喊,在生活中歌唱,把心中的喜怒哀乐谱写出一首首动听的歌谣,口口相传于广袤的田野山坳、农家小院……然而,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民歌失传最快。特别是一个民间艺术家的消失,往往意味着一个民歌博物馆的消失。”

怀着敬畏艺术,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情怀,任俊文走上了搜集传播山西民歌之路。

 

向刘改鱼老师请教民歌唱法任俊文民间采风

星星之火

大学毕业留校任教后,任俊文前往中国音乐学院继续深造。在音乐学习研究的专业殿堂里,面对众多音乐界“大咖”,他演唱的山西民歌受到了老师们极大的关注和肯定,这给了一直热爱山西民歌的任俊文很大的鼓励,也进一步激发起他以山西民间音乐为傲的自豪感,以及弘扬民间音乐文化的责任感与使命感。从此,更加坚定了他搜集、传承、传播山西民歌的信心和决心。

走进校园、走进剧场……任俊文让山西民歌的传承和传播有了更多的空间和可能。

山西民歌悠长的曲调,仿佛一点点穿透岁月的帘幕,融汇故土家国的深情,缓缓浸润众多的心灵。

2005年,任俊文在太原师范学院音乐系首开《山西民歌赏析》课,希望更多年轻学子享受到民间音乐的浸润,也希望这些未来将要从事教育工作的学生能将民间艺术的精髓一代代传承下去。这门课首开先河,让以山西民歌为主题的专题课程正式进入山西省高校艺术学科。后来因为反响热烈、广受好评,学校将其作为“公共选修课”,同时向全院20多个系开设。《山西民歌赏析》课也成为任俊文传承和传播山西民歌的重要窗口之一。

课堂上,任俊文不仅为学生介绍山西民歌的基本知识和演唱技巧,还自发邀请了山西民歌界的大咖,如刘改鱼、贾德义、石占明、刘海平等亲临现场给学生授课百余次,让学生在与民间艺术家面对面的交流中,感受体悟中国传统民间艺术的魅力。

“学习民歌很多时候在于引导,只有真正接触原汁原味的民歌,大家才有机会去了解并且喜欢上中国的传统音乐。”这也成为这门课程的一大亮点。

这样的课程也在很多学生心中播下了传承传播民间音乐文化的种子。

高杰是任俊文的得意门生,也是位年轻的民歌爱好者。“任老师讲的《山西民歌赏析》课,激发了我对中华优秀传统音乐文化的学习热情,提升了我的民族自豪感和对家乡音乐的热爱。今后,我也要尽己所能,把这份精神追求延续与传递下去。”

为了让山西民歌的曲调传唱得更远,在由山西省教育厅主办的“高雅艺术进校园”2016、2017年度系列活动中,任俊文应邀作为主讲人在太原各大高校共开展了17场“山西民歌赏析音乐会”专场演出。2018年,他又作为CCTV《传唱中国》山西赛区的特邀顾问到各地奔波,都是为了让更多的青少年在一场场民歌盛宴中得到心灵的滋养。

2017年7月28日,一场晋韵十足的长风之夜《人说山西好风光》大型民歌音乐会在山西大剧院隆重上演,任俊文及众多民间艺术家们所演唱的《小亲圪蛋》《桃花红杏花白》《走西口》等山西经典民歌,吸引了不同年龄、不同行业的千余名观众的热情回应。

 

长风之夜《人说山西好风光》大型民歌音乐会为左权盲人宣传队捐资

留住根脉

“搜集、传承、传播经典民歌,就是抒发一段记得住的乡愁,留住一份流淌着民族基因的文化记忆。”十多年来,任俊文怀揣这样的信念,执着地奔走于山西的田野乡村、山川田岗,希望能搜集到更多原汁原味的民歌素材,希望记录更多原生态的山西民间艺术家的足迹,从而保留更多源自故土乡野的声音。

“脚下沾有多少泥土,音乐文化素养的积淀就有多丰厚!”这十几年来,任俊文用摄像机、照相机,采风录制了祁太秧歌“香蛮旦”王效端老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河曲民歌传承人辛礼生、“活着的阿炳”左权盲人宣传队等诸多民间艺人的影音像资料,累计数百小时。

任俊文回忆起“太谷秧歌的活字典”——王效端老人时,眼眶里泪光点点。

第一次到老人家中时,老人紧紧握住他的手,像见到阔别多年的亲人,80岁的老人一边悄悄拭泪,一边嘴里还一直念叨着:“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得知任俊文要给自己录像,先生很认真地把攒了多年不舍得穿的衣服拿出来穿上。两人促膝坐在炕头上,连续三个小时,老人一首接着一首唱,越唱越有劲,越唱声音越高亢……

 

后来,任俊文将整理后的录像资料送到老人家中,但因其家中的电器设备过于陈旧,不能播放录像资料。为了不让老人失望,任俊文又立刻返回太原买了21英寸彩色电视机、DVD播放器、晋剧光碟等送到老人家中。当王效端老人终于看到电视上播放着自己最本真、最忘我歌唱的画面时,老泪纵横。

任俊文先后5次访问王效端老人,记录下了他所有代表性曲目,也成为这位民间艺术家最后的影像和声音记录。

每每想到王效端老人,任俊文都深感痛惜。

他希望继续加快步伐,为山西民歌记忆的留存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努力,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关注山西民歌和老一辈歌唱者。

2004年5月,任俊文几经周折,促成韩运德老人前往中国音乐学院举办河曲民歌二人台讲座;近年来,他多次邀请左权盲人宣传队在太原师范学院为学生现场表演,还多次为盲宣队捐资,帮他们添置演出服等;为河曲二人台学校的学员们赠寄葫芦丝;为河曲老艺人李有狮赠送助听器;策划完成“中国原生态民歌演唱家系列”之四《山西左权“羊倌歌王”》的唱片,帮助“羊倌歌王”石占明跻身国家级民歌演唱家行列……

为了帮助更多的民间艺人,任俊文对自己要求近乎苛刻。每次外出采风,他既是司机、摄影师、摄像师,也是美工、后期制作编辑,几乎一个人包揽了一个团队的活儿。

累并快乐着,累并欣慰着。问他执着前行的动力究竟是什么?

“因为热爱,所以,永不放弃。”任俊文的回答铿锵有力。PICS

 

关闭窗口
邮政编码:030012 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大学街319号 联系电话:0351-2167851
太原师范学院统战部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山西思科软件有限公司